才俊堪弄艺 揽海搏大潮——我印象中的于俊海先生
      2021-03-26 07:54:44     河北省文联    【字体:

        摄影会致命,听起来似乎有点儿危言耸听,但并不为过,毕竟真的有人为摄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;如果说有人用摄影治病救命呢?估计很多人会觉得言过其实了。

        我与于俊海先生的第一次见面,他已经忘记了,我还记得。那是1992年,我在河北税务杂志社做编辑。国家税务总局要搞一个“税收带来祖国美”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,面向税务系统和社会征集作品。河北的作品征集工作由河北税务杂志社负责,我自然就成了工作人员。征稿工作开始后,有一天,编辑部迎来一位陌生人。他40多岁的样子,穿一件牛仔服,身材消瘦,微微弯着腰,感觉似有一些病态。他就是于俊海先生,坐了一夜的火车来送稿。那时,我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已是颇有成就和影响的摄影家了。

        我更不知道的是,眼前的于俊海先生,已经是非常“幸福”的状态了,是那种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的幸福。要知道,他生命的小船曾经在1975年差点倾覆。作为和共和国同龄的人,于俊海先生的青春岁月赶上了提倡晚婚的时代。风华正茂的他到了谈婚论嫁时,谁曾想,命运之神抛来一记重锤,不仅考验他的爱情,也考验着他的生命。他患上了类风湿病,瘫痪在床了。

        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突然,也太强烈了。若不是未婚妻的强力支撑,他的精神坍塌成为必然。未婚妻陪着他到上海就医,辛苦自不待言。生与死的考验,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。当他从死神的魔爪中挣脱,勉强能站起来时,身体非常孱弱,甚至连路边的马路牙子都迈不上去,几乎不会走路了。那时,他意识到,必须要找到强身健体的方法和路径,不仅要站起来,还要能走出去。

        黄河人的潇洒

        在寻找治病良方的时候,他想到了摄影。因为,要拍照就必须动起来,只有摄影能够吸引自己不停地活动。他花80元钱买来一架海鸥4B照相机,开始了用摄影医病救命的征程。虽然有点强迫自己,但也有点心甘情愿。

        由于身体的原因,于俊海先生的工作岗位调整到了承德日报社工会。这时的摄影对于他,就不只是治“病”,而是助“命”了,是他内心深处的精神需求了。印刷厂照相制版工作的磨砺,夯实了的暗房基础,让他一下子于其他摄影爱好者中跳脱开来。如果能理解了摄影曾是救命治病的工具,也就理解了于俊海先生对于摄影执着而又超然的态度。

        生活的艰涩,并没有让于俊海先生畏缩惜命。恰恰相反,以摄影治病的他,却又常常因为摄影而以命相搏。由于常年用药,他的胃受到了严重伤害。而摄影创作不仅要跋山涉水,还常常要忍饥挨饿,本已脆弱的胃进一步受到影响。他在陕北采风创作回来后胃出血,靠输血、吸氧才抢救了过来;在金山岭创作时又是胃出血,差点要了命。还有一回被误诊为肺癌,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……

        如果与病魔搏斗是求生本能的话,那与艺术的搏斗,则是于俊海先生精神的渴求。在我眼里,他是艺术的囚徒,要想获得心灵的自由,就必须不断地进行探索,挣脱世俗锁链的束缚。这或许就是他的宿命。

       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上,都会遇到很多事情。关键的时候,总会有人为你发挥作用,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。因此,有的人就成了你的“贵人”。毫无疑问,已故省摄协原主席李英杰就是于俊海先生的贵人,他在工作调整、艺术创作方面给予了于俊海先生无私的帮助,助力于俊海先生在摄影的道路上走得更高、更远。

        1989年第一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评选,于俊海先生就获得了提名。第二届评选,他静心找差距,没有报名。1996年第三届评选,他金榜题名,成为河北省第一位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。之后不仅成为省摄协副主席,还拥有了拔尖人才和专家荣誉称号,享受省政府津贴补助。在普通人眼里,于俊海先生在二十多年前就功成名就了。

        金像奖-牛与车

        金像奖-秋菊

        在省摄协主席团里,于俊海先生是凭着摄影成绩冲上去的副主席,是摄影界的代表人物。但他又不为身上的成绩与光环所累,一直坚持拍摄、探索,这一点最让我叹服。

        他给自己确定的节奏是艺术风格五年一变。最早为他带来荣誉的是黑白摄影,是他高超的暗房技艺,并由此结晶为厚厚的一本《黑白魅力》。当人们把他定义为黑白摄影家的时候,他竟然又拿出了一本抽象性的《色彩魅力》,作品多来自日常生活,甚至来自印刷厂废弃的油墨桶。当人们在胶片与数码间游移不定的时候,他购买了尼康 800E 数码相机和索尼微单数码相机,钻研电脑后期技术,把自己对传统摄影的体味与数码技术融合起来后,《长城飞雪》获得了第十三届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金奖。当大家刚刚认识到摄影对于旅游经济有推动作用的时候,他用短时间出版了《风雨桥》《皇城相府》《坝上》,推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,也为摄影发现中国十大风景地作出了积极贡献。当全民摄影时代到来,荷花这个摄影题材已被拍摄得烂俗且无新意时,他又拿出了一本与众不同的《荷说》;走马观花的出国旅游,他竟然拿出来了《圣彼得堡的天空》……除了前期的拍摄,他还把精力投入到画册的设计、展览的呈现、材料的探索等。就这么一路折腾着,不觉间已走过了 70 岁,于俊海先生却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。

        金像奖-思念

        金像奖-乡音乡情

        进入新世纪的承德摄影界,一度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及时新老更替,摄影组织工作也迟滞不前。这时,在北京、深圳云游多年的于俊海先生回来了。承德的历史文化和山川大地滋养了他,他想用激情、用艺术回报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。于是,已担任省摄协副主席的他,又挑起了承德市摄协主席的重任。他是享誉全国的摄影家,自身就是一面旗帜,再加之多年与摄影名宿交游,见多识广、胸有沟壑、信心满满,承德摄影界的困局很快就被打开了。他把自己的一处房产作为协会的“101 工作室”,老伴儿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摄影,并加入了省摄影家协会;于俊海先生对儿子于磊更是精心培养,送到北京电影学院深造,购买大画幅照相机。于磊也很争气,成为小有名气的青年摄影家,更是他事业上的左膀右臂。2019年12月,承德市摄影家协会召开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,于磊众望所归,当选为承德市摄协新一届理事会主席,接过了于俊海先生的重担。他家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摄影之家。

        生在承德的摄影人是幸运的,这里拥有两处世界文化遗产:避暑山庄及其周围寺庙、金山岭长城,还有被摄影人誉为“天堂”的坝上,丰富的摄影资源,滋养着承德摄影人渴望艺术的心灵。承德的山川大地,又何尝不是幸运的呢?一大批承德本土的摄影人,为它迷醉、癫狂,不遗余力地用手中的相机传播着它的无穷魅力。

        年已古稀却并不服老的于俊海先生,依然陶醉在与摄影艺术不停搏击的快乐之中。他的新书《光影人生》摄影作品集就要出版了。

      关键词 :范儿
      >>>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河北省文艺网<<<
      打印 收藏本页
      稿源 : 河北省文联      责任编辑 :
      相关新闻
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网站简介   |  联系我们   |  广告服务   |  监督电话

      主办单位: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      备案序号:冀ICP备16029069号-1 技术支持:长城网
      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9或以上

      日本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,午夜试看120秒体验区,日本成熟老妇乱,porno日本 网站地图